返回首页   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 
内衬钛海水淡化专用复合管
油管内衬耐腐蚀合金复合管
工业用内衬耐腐蚀合金复合管
双金属复合管
内衬不锈钢复合管
内衬不锈钢太阳能专用复合管
外覆塑内衬不锈钢复合管
内外管原材料
内衬不锈钢复合管件
┠ 沟槽内衬不锈钢配件
┠ 丝接内衬不锈钢配件
 
电话:0510-80710555
传真:0510-81726866
手机:13812229848
邮箱:jsxyggy@163.com
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宇龙路8号
网址:http://www.jsxyggy.com
联系人:赵先生
 
不锈钢企业直面微利困局
  • 作者:    来源:江苏新阳光管业科技有限公司    时间:2012/4/6    点击:2448

今年3月以来,武汉钢铁集团“称两斤钢不抵四两肉、砸390亿重金养猪”的消息,让更多业外的人看到了钢铁行业的窘境。其实,不锈钢产业同样已陷微利困局。

3月21日到23日,华南地区金属材料行业的“春交会”——2012第六届(佛山)金属工业博览会在佛山会展中心举行。根据产业链专业特点,该博览会由第六届不锈钢展、第六届钢铁板材、带材、管材展两大专题构成,重点展示其原材料、成品及其精深加工、钣金加工技术设备领域。

记者在现场采访发现,普钢的“微利”,对于不锈钢企业而言,甚至意味着销售得越多,亏损越多。“行情有点不好做了。”不少钢企,尤其是大型钢厂,寄望于研发新产品,以争夺市场份额,实现利润升级。

山西太钢不锈(000825)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山西太钢”)营销部相关负责人高福生向记者透露,目前,该公司的品种钢比例,相比去年的50%,今年已经上升到了60%多,有了显著提升。而品种钢的利润空间比普钢要大得多。

“有一种普钢钢种价格现在是(每吨,下同)两万元左右,如果不生产这种钢种,拿生产这种钢种的资源,经过杂质冶炼,加入一些合金元素,变成双相钢的情况下,也许就可以卖到12万到15万元,少也在10万以上。每吨2万块钱的这种普钢和双相钢冶炼的成本增加不了多少钱,但是单价却截然不同。”高福生说。

不锈钢企利润缩水

“有客户从深圳过来,要订货,我得赶回公司去。”在2012第六届(佛山)金属工业博览会现场,广东太钢不锈钢加工配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李强行色匆匆。

广东太钢不锈钢加工配送有限公司是山西太钢在广东成立的分公司。李强坦言,今年和去年相比,订货的情况要差一点,但他还没有去做一个量化的估计。

“我们的订单出口和内销都有减少。损失的那一部分客源涉及很多行业,比如石化、厨具等,他们的出口在减少,所以给我们的订单也在减少。”李强认为,订单下滑的原因主要是需求不旺。“一方面,房地产等行业的政策因素影响,另一方面是成本提升。包括材料成本、人工成本等都在上升。”

一些钢厂为了降低成本,有的已经采取措施越开中间贸易商,直接和终端合作。一位名为“祺元不锈钢”的网友在网上爆料,称其有一个从事不锈钢贸易多年的朋友,之前以较低价格从某不锈钢厂进货,然后出给苏州一个不锈钢贸易商,苏州这公司再供货给某家企业。这种局面延续了两年多,每年基本能出上百吨货,利润虽然不高但也还能赚些。可在2011年的后几个月,客户每月订货量就越来越少。后来得知,作为直接用户的那家企业,跳过苏州这家贸易商和他,干脆一步到位和不锈钢厂合作了。就等于过去由“不锈钢厂(a)——朋友(b)——苏州不锈钢贸易商(c)——直接用户(d)”的模式,变成了直接的“不锈钢厂(a)——直接用户(d)”。在这场变化中,朋友(b)和苏州不锈钢贸易商(c)“被出局”了。

钢厂直供比例的提高,不断冲击着贸易商的“饭碗”。不过,这种情况,在太钢还并不明显。

“这么多年来,直接寻找、开拓下游客户的工作,我们一直在做。也有很多终端。但是中间贸易商的比例并没有减少,因为太钢的总量在增加,所以贸易商也在增加。”李强表示。

山西太钢营销部相关负责人高福生也表示:“今年和以往相比,虽然价格在下降,量却在上升。我们产量上升,贸易商数量肯定要增长。如果把经销商取消掉,光靠直供商肯定是不行的。直供商觉得今年利润好,干这个项目,如果明年不好了,不要这个项目。可我们工厂是在天天生产钢,还是需要经销商去消化,他们要提前给我们钱,要压货,我们生产的东西没有直供的时候送到他们仓库里就行了,可以跟你分流风险。”

“今年刚开始,感觉势头比去年好一点,但(这)才3月份,具体怎样还不好说。”广州明阳机电有限公司(下称“明阳机电”)总经理游波参展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为了“拓展市场、寻找意向客户”。

明阳机电主要是为不锈钢行业链条上的企业提供辅助的检测设备。“通过我们的设备,不锈钢企业可以提高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品质,可以节省原材料,节省成本。”“去年整个经营环境都不是太好。今年开年之后,感觉比去年要好一些。但我估计,今年的环境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毕竟整个大环境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善,很多不锈钢企业的资金链都不是很流畅。”游波说,很多不锈钢企业都面临着流动资金的压力。“尤其是去年的时候,银行贷款那一块的资金管得很严格。今年银根放松了一点点,感觉今年很多企业比去年好了一些,但是,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政策应该也不可能放开到哪里去。大环境要得到彻底改善,我想还不太可能。”

“新产品”成“杀手锏”

明阳机电近的生意也有点不好做,不少订单被延迟了。“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,客户的产品销量肯定是有问题的。整体环境低迷的情况下,需求减少。没有人买他们的产品的话,导致他们公司的流动资金有问题。这个时候,很多公司就开始缩减成本。要保证在这个行业正常生产,控制成本很关键。于是,就取消或者延迟了和我们的合作。我们前期和很多客户都签了合同,因为环境的问题,合同被推迟了。但还没有因为客户倒闭而终止合作的。”

“有些客户主要是出口的,外部环境尤其是欧美那边这两年经济环境不好,出口非常少了。出口不景气,市场肯定是首选。有的客户考虑出口转型内销。但是市场就那么大。大家抢一个蛋糕分到的还是有限的。”游波说。

普钢的“微利”,对不锈钢企业而言,甚至意味着销售得越多,亏损越多。“行情有点不好做了”。不少钢企,尤其是大型钢厂,寄希望于研发新产品,以争夺市场份额,实现利润升级。

高福生称:“作为大集团公司,我们来参展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展示公司形象和推介我们的新产品。通过展会订货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“有一些普通钢板材是赔钱的,赔了十几年。而大多数品种钢与普钢相比,利润有很大的空间,虽然量还不算太大。我们现在在推新产品,目的就是为了弥补这个部分。”高福生向记者透露,目前,该公司的品种钢比例,相比去年的50%,今年已经上升到了60%多,有了显著提升。

“跟宝钢等其他钢铁企业相比,山西太钢大的特点是属于资源型企业。我们有自己的电厂、煤厂、铁矿、煤矿,在矿山系统来说,我们(产业链条)前段的盈利就足够养活我们后段的了。”

不过,即使如此,调整了产品结构之后的山西太钢利润依旧不算高。“去年我们有1200多亿的收入,纯利是15亿,大概1.5%都不到。也就是说,卖100块钱的产品,才有一块五左右的利润,很低很低。”

除了研发新产品,对不锈钢企业而言,另一块重要的工作是成本控制。

“从长远来看,我们的设备是可以帮助不锈钢企业节省成本,但是前期投入还是比较大的。还有就是,如果企业管理者的理念水平还没有达到的时候,就不会有走这种发展路子的想法。只有往高端市场走的时候,企业才想到要你帮他去控制产品品质、购买设备对品质进行监控。如果他的产品太低端,他可能就不会想到去投入太多设备,控制产品品质。”高福生说。

他告诉记者,目前合作的厂商仍以大企业为主。“小企业也有。大企业会多一些。目前,大企业占到70%左右。我们设备的覆盖范围比较广,客户不仅仅是钢厂,还包括有色金属行业的其他客户。”

同样在寻找客户的广东宏山激光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宏山激光”)市场策划经理黄建辉则感觉“市场开始回暖了”。

宏山激光主营激光设备。“现在做激光行业的就两家,我们是其中之一。我们公司生产的激光切割机既有金属行业的,也有非金属行业的。金属方面做内销为主,非金属方面做外销为主。金属行业的主要就是卖给不锈钢企业。”

虽然展会上展位比去年已经少了很多,黄建辉还是做出了市场回暖的判断,原因在于宏山激光研发出来的金属激光切割机,去年一个月只能卖到三台左右,而今年一个月可以卖到十台左右。“这台机器是我们去年研发出来的,主要用于切不锈钢薄板,切成不同形状。机箱、机柜、电箱、电柜,或者一些家具配件等都能用到。销量上升意味着不锈钢行业对我们的需求量还是增长了,也意味着做不锈钢加工的人多了。”

“不能停”的大钢企

由于利润缩水,不少钢企开始减产,或者寻找新的发展门道。但记者采访发现,停产或者减产,对大型钢厂来说,绝对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“为什么利润微薄还要做?这需要从整体上去评估。”高福生告诉记者,一旦钢企停产,损失会很大。“我们公司就是一个大型生产企业,一天24小时不停在产钢,中间不能停。中间停下来这个环节的成本,远远大于我们(把钢卖掉)的亏损成本。将高炉停掉以后,再启动一下,这个资金量比我们天天产钢的费用都要大。一些小企业可以停掉,没有多大损失,多损失占地费、人员成本等,但我们是大企业,工人24小时要倒班干活,除了设备在正常检修,炉里的炉水、钢水都要维持在保温状态,一旦恢复生产,马上就能产钢。”

另外,承担的社会成本也是一个不得不让人慎重考虑的因素。“这个钢厂一旦停掉,周边可能50万人要失去工作。政府每年可能让钢厂亏个三五亿,如果要拿三五亿养活这50万人,怎么养?就算500个亿都不一定养得起。这是社会大概念。”

“有了大概念,小概念对于钢厂来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”高福生坦言,“我们只有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不断去研发新东西。原来低价的普通钢,我可以不卖或者少卖,尽量正常的高端客户批量去卖,小批量我不卖。还有就是,可以把原来生产普钢的这部分资源转化为高端的品种,做附加值比较高的产品来弥补。”

洗牌的必然性

“在目前的情况下,洗牌是必然的。”游波称,整个不锈钢行业,尤其是佛山不锈钢市场,还不算是一个成熟的市场。相对于长三角来说,还只能算是一个新兴的市场。

“这两年通货膨胀这么厉害,所以很多企业生存空间都是很有限的。如果这种情况继续的话,靠的内需也不可能把的很多企业救回来。广东很多企业都是以出口为主的。影响很大。很多企业,尤其小企业没有意识到产品品质对于未来发展的重要性。很多企业只是想把产品做出来,做出来之后对于产品定位等都没有很深刻的认识。很多佛山的小公司拼命做,利润却不太好,就是因为他做出来的东西卖不到好价钱。(所以)应该有个洗牌的过程,很多小企业可能会被淘汰,留下来一些质优价廉、服务好的企业,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,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
游波认为,不锈钢行业比较低迷的现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,“至少要把今年熬过去。下半年相对会好一点,但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真正的市场复苏应该到2013年。”

“对钢厂而言,走名优特这条路,不能再上规模了。的钢铁规模已经太大了,现在是有规模没效益。”作为大钢厂,有较大的风险承受能力,而对于小钢厂而言,抗风险能力就比较弱。王福生认为,在这一轮的市场竞争中,小钢厂应该“该关的关,该停的停”。

网友“祺元不锈钢”称,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发展成熟规律。经历了前期的高利化发展阶段,不锈钢行业已经越来越成熟。多年的发展,已经让不锈钢市场具备了自然的“去糙存精“能力。今后缺乏竞争力的中间商将越来越难以获取高额利润空间,市场主流将是一批品质经得起考验、资源丰富、具有特色的实力派。他还认为,不锈钢厂家,特别是中小规模的压延厂家同样面临着市场供求失衡、成本上涨和渠道疲软等压力。为了生存和谋求发展,很多不锈钢厂家将深入细分市场、向下游延伸。

“我们当地的小钢厂兼并整合的比较多。”王福生表示,不锈钢跟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紧密,而且不锈钢属于环保产品,没有污染,可回收,未来发展前景依然乐观。


 
友情链接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中国环保网  百度 

公司简介联系方式企业邮局网站管理.

版权所有(C)2019 江苏新阳光管业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 ICP备案:苏ICP备11057246号  

苏公网安备 32028202000167号